喜多俊之:設計需要靈魂

如果告訴你,喜多俊之(Toshiyuki Kita)是最近人氣旺盛的Sharp(夏普) “Aquos”LCD電視機的設計者,會不會更容易對號入座,拉近與大師的距離?

4年前,夏普每年才賣出6萬台電視機,自從推出喜多俊之設計的Aquos LCD電視機后,銷量竟狂增20倍,每年賣出120萬台電視機,是設計賺錢的成功故事。他自信地笑說:“產品設計得好就暢銷,設計得不好就不賣,就這么簡單。”

35年來居住在日本大阪及意大利米蘭,兩頭跑的他不只設計產品,建築、家具、日本傳統用具,甚至機器人都難不倒他。他創意又實用的家具,如為意大利品牌Cassina設計的Wink沙發椅,能伸展能折收,已是一件現代家居的藝朮品,成為紐約現代美朮博物院的永久收藏。

今年62歲的喜多俊之看起來卻驚人地年輕,這是不是跟他30多年吸取兩極文化精華有關?就跟他在東西方兩端來去自如那樣,他本人在這時代最前衛及最傳統的精神中的自由游移,也在他的設計上反映出來。

用現代保留傳統
打從70年代起,喜多俊之就很關心日本面臨沒落及失傳的傳統制造工業,把這些傳統巧妙地融入他的摩登前衛的作品里。

1971年,他為意大利品牌iGuzzini設計紙燈Tako,就破格地采用了日本歷史悠久的手制紙張,展開了東西交融、傳統現代化的旅程,一直延伸到至今推出的Aquos電視機。
除了市面上能買到的Aquos電視機外,他還為要求更高的顧客設計了“量身訂作的Aquos”。你可以選擇用日本漆(Lacquer)、橡木(Oak)及皮革來制作機身,把電視機升級到藝朮手工的層面。

日本當今也有許多年輕一輩的設計師跟隨他的腳步,喜多俊之笑說:“我比這潮流先行一步吧!我深信把亞洲的傳統帶到西方世界非常重要。”

喜多俊之說,日本漆器藝朮有千年歷史,把它們融入設計里,是要把它摩登化,讓現代人能鑒賞傳統工藝永恆的美,這樣才能幫助這傳統工藝,使它不會沒落。他 的語氣沒有捍衛文化的正義凜然,但不難感到他對自身的傳統充滿了關愛與代代相傳的使命感:“我很愛設計日本儀式空間。”

去年,喜多俊之開始設計瓷器,一系列命名為“花”(Hana)的瓷器餐具,就采用了17世紀的一個日本傳統花形設計。既現代又傳統的線條,讓人產生憐惜的愛意。

他說:“西方設計向來強調功能性,但把靈魂注入設計也同樣重要。當設計者及制作者投入他們的靈魂與情感,作品才更有震撼力,使用者才會珍惜使用。”

2046之前就會愛上機器人
喜 多俊之去年與三菱(Mitsubishi)合作,設計了照顧及陪伴獨居老人的家用機器人Wakamaru。即使如此「未來」的產品,喜多俊之也根據日本 民間的傳說人物為它命名。這機器人能說1萬單字跟老人溝通、提供生活最新資訊(如當天交通工具的時間表等)、叫他們起床等。它身上還裝著攝像機,有保安的 作用,萬一老人家出了什麼意外,就立刻通知聯繫的警報系統單位等。Wakamaru今年開始進廠生產,明年將在日本上市。

喜多俊之興致勃勃地說:「在日本,設計機器人是無限潛能的未來工業。而且在不久的將來,每個辦公室都會需要一台機器人。」
記者推薦他在新加坡有空去看木村拓哉愛上王菲飾演的女機器人的電影《2046》,他說會趕在東京上映時去看,還頑皮地預言:「不用等到2046年,人們在不久的未來會愛上機器人!」

喜 多俊之跟王家衛的想法雷同:就像木村拓哉在戲裡把感情投射在女機器人上,使用者也會透過感情的投射與Wakamaru產生共鳴。最困難的是設計機器人 的眼睛及「臉部」線條,喜多俊之不斷摸索,才找到了一個介於憂傷與快樂的線條:「因為要讓老人家覺得跟機器人情感共通很重要,他們開心時注視機器人,會覺 得機器人分享他們的快樂﹔傷心時,機器人也跟他們同樣悲傷。」

喜多俊之認為,現代人對虛擬與現實的界線越來越模糊,對科技產品越來越依賴:「今天,你如果弄丟了手機,除了覺得很麻煩外,心裡還會覺得很不習慣吧。失去了朝夕相處的機器人,老人家會比失去手機難過許多倍,就跟失去寵物一樣傷心。」

廣告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